美国科学基金会的数据显示,2018年全球共发表科学和工程类学术文章250多万篇,其中全球第一是中国,有52万篇,超过了美国的42万篇。同时,我国在科学和工程领域发表的学术文章增长速度是8%,超过全球平均速度的2倍。

    这样的来自第三方的数据,其准确性应该是可以肯定的。如此,通过量化的数据充分展示出了我国科学和工程领域的科研实力,有科研实力做后盾,我国全面崛起也就完全可以期待了。当然了,有这样的硬实力做基础,科学和工程领域处于全球领先位置,似乎也是有底气的。

    只是,学术文章发表的多了,难免就有一些滥竽充数的文章混淆其中。比如说,昨天网络上曝光的这篇科学学术文章,就非常的奇葩。这是一篇发表在2013年《冰川冻土》期刊上的文章,该期刊是中科院的核心期刊,是我国冰雪、冻土和冰冻圈研究领域唯一的学报级学术期刊,2015年获得全国“百强科技期刊”。

    按道理说,这样高级别严肃的学术期刊,其文章都应该是该领域国际研究前沿水平的,起码也是国内该领域研究顶尖水平的。然而,这篇题目为《生态经济学集成框架的理论与实践》文章,用了30页的版面,其中充满了对导师和师娘的肉麻吹捧。文章分为上下两篇,包括“集成思想领悟之道”,“理论框架与集成实践”。文章先分析了“美和道”,认为“求道与寻美是一致的,如果能找到大道,也能寻找到大美”。

    如何寻美和求道呢?文章指出,必须找到一位具备崇高感和有美感的“佳人”。呵呵,这可是科学学术文章啊!而文章作者认为,这个“佳人”就是自己的导师和师娘。然后,文章就此展开,讲述了导师如何具有崇高感,师娘如何具有美感。

    其中对导师的吹捧之词,完全比星宿老仙弟子们的言语更加肉麻。比如说,“手持倚天剑”,“学海驾云涛”,“他的见识像天路一样高远和深邃”,“他的胸怀像大海一样的宽广和平静”,“他的精神就像时空一样的玄妙和永恒”。而对师娘的吹捧也是同样的夸张。师娘慈溪女,美德美如玉,能力很强,懂英文,打字速度很快,每天晚上带着导师散步等等。

    这些内容若不是在文章中出现,而是在后记或者序言中,都能理解,然而这些内容却都是严肃的学术文章中论述的。尤其是,这篇奇葩至极的文章,竟然还是“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”赞助的。如此,我就不明白了,这篇文章是咋审稿的?责任编辑呢?主编呢?哦,对了,这本中科院核心期刊的主编就是这位“崇高的”导师。

    到此,我不知该说作者马屁到位呢?还是该说主编昏头?反正,如此严肃的学术期刊,如此重要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,咋就能让这样“奇葩无比的马屁”文章,堂而皇之的刊登呢?2013年发表了该马屁文章,2015年该期刊竟然还能被评为全国“百强科技期刊”,这不就是扯淡嘛?该马屁文章能够发表,难道说其它水分充沛的文章就没有吗?要是这样的文章都能成为全国百强的话,这我国科技期刊的“含金量”,实在是令人堪忧。

    尤其是,真金白银赞助的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,竟然能被此马屁文章“浑水摸鱼”,这不就是造假吗?这不就是贪污或者犯罪吗?其实,想想也让人失望。比如说,前几天,某大学研究太极拳治疗糖尿病的文章,还获得了国家赞助880万;气功在养生中作用的研究,这是曹院士的成名作;通过靶向肠道菌群调控人体物质需求,从而能够提高廉政文化建设效率等等,要知道,这些可都是我国“大牌”的科学类研究项目。

    问题是,这些研究,别说科学或者工程研究了,就是起码的科学素养都不具备。而这些研究项目能够立项,甚至获得各种级别的经费赞助,其中的“猫腻”估计不会小。只是,这样的研究不但没有任何意义,我以为,这完全就是对国家人民的犯罪。当然了,研究的,写文章的,只是素质低,投其所好而已。关键的是,审核的、签批的、把关的“有关部门”,到底是咋回事?难道能够如此的不负责任嘛?

    很显然的就是,这些的所谓的科研项目,或者自然基金重点项目,或者学术文章,都只是发表而已。发表就意味着“任务”完成了,发表就意味着研究结束了。比如说,这篇马屁文章,2013年发表,到昨天被人无意中曝光,7年竟然没有人注意到?看来,这如今的学术文章,大家都清楚水平,发表之后阅读的人很少,基本都是束之高阁了。

    今天(12号),《冰川冻土》期刊的微信公众号发表了“撤稿声明”。指出经编委会审批,决定对该文撤稿,并且就审稿不严郑重致歉。撤稿,致歉之后,难道就没有下文了吗?难道不追究当事审稿人的责任吗?尤其是,这位马屁文章的作者,如今也是中科院的博导,难道就“呵呵”了吗?总不会如曹院士样的再没有下文了吗?

    科研来不得半点作假,科研文章多,这是好事,但是就怕滥竽充数的。科学工程类文章多,说明我国对科学工程领域的研究高度重视,并且激励措施到位,可是没有公开公正的考核制度,那就只能是纵容那些缺乏基本科学素养的、奇葩至极的所谓学术文章了。当这些奇葩学术文章成为我国科研领域的“常见物”时,发表数量再多的文章,对我国的科学和工程研究又有啥作用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