余光中先生称张晓风的文笔“扬之有豪气,抑之有秀气,而即使在柔婉的时候,也带有一点刚劲”,读了《半局:张晓风散文精选》一书后深以为然。在其精妙华章中,也进一步通透了人生的道理,领略到作家的风采。

张晓风毕业于台湾东吴大学中文系,工作后从事国学教育及文学创作,文学底蕴深厚。她一支秀笔写下散文、剧本、杂文,其散文淡然平和,兼具知性和深情,富于哲思,文化情怀浓厚。因涉猎多种文体的创作,她的散文描摹画状更见功力,阐述的道理也多是真知灼见,一些文章的语言辛辣又不乏幽默。

初看这部散文集的名字,会想知道这个“半局”到底指的是什么。是对弈的一半还是球赛的半场。读了她的同题散文《半局》才了然,她指的半局意味着在人生路上的一种状态,不管上半局是赢是输,都要鼓足斗志再下一城。在起伏跌宕的命运中,只要生命之火还未熄灭,就要打起精神活下去。这是隐忍中的一份坚强,也是她的人生信条。

张晓风注意从生活中提炼素材汲取养分。在《描容》一文中,她运用代入的技法,将两位彼此熟悉的乡邻对话呈现在读者面前,看后使人有身临其境之感。而如果没有对生活场景和人物对话的熟悉和揣摩,是万难达到这般表达效果。同样,在《我恨我不能如此抱怨》一文中,作者把一些演讲者故弄玄虚矫揉造作的姿态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,让人深有同感并忍俊不禁。

张晓风的散文善于从小事入手阐发哲理。在《女人,和她的指甲刀》一文中,仅用一个小物件,就把婚姻生活中因共享物品使得“私人财产”几乎不存在的事实摆了出来。她认为这样的生活既可爱也可怕,感悟发人深省。在《买橘子的两种方法》一文中,她把自己和公公选择橘子的不同方式讲述出来,却在这样的小事中总结出“很多时候,各自选择的处事方法没有对错之分,同样值得尊崇敬重”的道理。

张晓风的散文精炼唯美,思路辽阔深远。在《只要让我看到一双诚恳无欺的眼睛》一文的开头,她是这样描述的:“春天,西湖,花开满园。整个客栈是个小砂嘴,伸入湖中。我的窗子虚悬在水波上,小水鸭在远近悠游。”寥寥数笔,就把一幅生动的写意画呈现给读者。而在《我喜欢》一文中,作者列举出那么多喜欢的内容,可以用滔滔不绝来形容,让人看到太多的人生美好。

相逢有时,别离有时,怀着一颗欢喜温柔的心,记挂着人间无处不在的善与美、笑与泪。第三代散文名家张晓风携一世的情缘、半生的体味,与读者一道在一花一木、一饭一蔬中,参见万物的多情和柔软,收获岁月的丰盈和圆满。

散文名家张晓风的一支健笔,写尽了尘世的缘法和岁月的风沙。相逢有时,别离有时,怀着一颗欢喜温柔的心,记挂着人间无处不在的善与美、笑与泪。作者携一世的情缘、半生的收获,与读者一起,在一花一木、一饭一蔬中,参见万物的多情和柔软,收获岁月的丰盈和圆满。